驕陽似我

作者:顧漫

當天請假當然是不行的,我加班弄好了預算報告,第二天一早,把打好的請假條和報告書一起放在了林嶼森的辦公桌上。

我以為我的請假條也會像別人的那樣,默默地被批準,然而我畢竟太天真了……

林嶼森一來,我就被他叫進了辦公室。

“為什么請假?”

“呃,身體有些不舒服。”

林嶼森抬起了頭。

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,審視般徐徐地從頭看到尾:“很遺憾我曾經是個醫生,我實在看不出你身上有哪點不舒適。”

我條件反射地問:“你是中醫?”

不然怎么會望聞問切這一招?。

不料話音才落,他的臉色竟陡然就變了,落在我身上的目光忽如寒冰般滲人。我怔住,他別開視線,用一種克制的聲音說:“假期我不批準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我拿著請假條郁悶地走出了他的辦公室。殷潔湊上來:“假期批到了?”

我嚴肅地看著她問:“你是中醫?”

殷潔茫然地回答:“不是啊,你抽風了啊?”。

“聽了這句話你會生氣嗎?”

“這有啥好氣的,最多覺得你神經病。”

就是啊,可是我怎么覺得林嶼森的反應,簡直像被我踩到了雷區似的。我嘆氣了一聲,把請假條撕碎扔進了垃圾桶,決定這幾天夾緊尾巴。

可樹欲靜而風不止,接下來的幾天反而更熱鬧了。

起因是殷潔發現,我們被歧視了。

“太過分了,她明明才入職,卻安排在A樓,就算是那個房間有人離職正好空出來,也應該優先安排我們啊,我們先入職的。還不是仗著有后臺,是部長的親戚,氣死我了,后勤部的人太過分了。”。

公司的兩棟宿舍A樓和B樓條件是不一樣的,A樓每個房間住兩個人,有單獨的衛生間和洗衣機什么的,條件比較好,B樓是四人間或者八人間,衛生間和浴室都是公用的。我們入職的時候后勤部的人說A樓住滿了,就安排在了B樓。誰知道殷潔最近卻發現,比我們晚入職的一個人事部的員工卻住到A樓去了。

于是現在就在宿舍呈暴走狀。

“你說我們怎么辦?不行,我們絕對不能就這么算了,我要去找后勤部抗議!”

羽華雖然性格老實,可是也不愿意吃虧,聞言點頭說:“對,我們寫投訴單。”

殷潔苦惱地說:“就怕投訴也沒用,故意拖我們什么的,到時候人家住久了,難道還硬搬啊。”

我想了想,“為什么不直接找林副總呢?以前我在財務部,入職的時候科長還特別跟新人說工作生活上有問題都可以跟他說啊。”

羽華點頭:“我們領導也有說過,不過……找副總?”。

上一篇:驕陽似我第十六章 下一篇:驕陽似我第十八章

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∽